首页
音信
评论
台湾
两岸
军事
台商
康健
文明
旅游
社区
材料
周刊
专题
艺购
余光中的“乡愁”,表达的是整整一代人的痛思。如今两岸同胞交往和互动频繁,地舆空间的阻隔已经不算什么。我们仍然必要余老师给我们留下的“邮票”和“船票”。这正是《乡愁》的价值所在。
余光中最为各界所知的作品,当属诗歌《乡愁》。这首诗歌以邮票、船票等为喻,抒发了对祖国海洋的深情和希图两岸早日统一的愿望。
·余光中家园福建永春举行追思朗诵会
·出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写下《乡愁》时他唯有21岁
·余光中去世带走无尽乡愁 其一世就是一部跨世纪的疼痛文明史
·这位清癯温和的老人带着他的乡愁,诀别了挚爱的诗歌
·余光中斯人独去 乡愁四韵成港生进大学前必读文章
·诗人余光中逝世:思乡情切写《乡愁》
·细数余光中典范诗作 《当我死时》留无穷难过
·诗人余光中病逝 《乡愁》在海外外华人间广为传诵
·回想余光中:诗人不死 只是渡过一条轮回之河
·港中专家生回想余光中:诗人若近,人间似远
·余光中曾为秦俑写诗 猎奇兵马俑有无长得像贾平凹的
·乡愁终变成矮矮坟墓 你了解诗人之外的余光中吗?
·他的乡愁诗意让人吊唁
·家乡父老回想余光中:“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诗人余光中病逝 港中大致哀 昔日学生:他在写作上没有缺憾了
·余光中病逝 台文艺界感念“诗人的位置无人能取代”
·余光中曾风趣解读成名作:乡愁把我整私人遮
·余光中器重中文教育 为4女儿选婿有条件:
·余光中:一个作家能被本身的民族担当便是最
·余光中去世生前爱看《琅琊榜》 自称是隧道
·余光中生前酷爱开车 不当诗人最想当赛车手
·余光中与妻子结婚61年 两人相知相惜互信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厥后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海洋在那头。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味道,
是乡愁的味道,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候,
是乡愁的等候,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芳香,
是乡土的芳香,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鹤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海洋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溺爱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旧日,一个中国的青年一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白昼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取代回乡

《绝色》

美丽而善变的巫娘,那月亮
翻译是她的特长
却把世界译走了样
把太阳的镕金译成了流银
把烈火译成了冰
而且带点薄荷的风味
凡尝过的人都说
译文是全不确实
但比起原文来呢
却越发神秘,越发美
雪是另一位唯美的译者
用意把世界译错
也许译对,诗人说
只因原文原先就多误
所以每当雪姑
乘着六瓣的下降伞
在风里飞旋地莅临
这世界一夜之间
比反动更完全
竟变得如此白净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不知月色加反光的雪色
该如何将你的实质
——已经够卓绝的了
全译成更绝的艳色?

《风铃》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丁宁丁宁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私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阒然的脉搏 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 丁宁丁宁咛?
这恼人的调子禁不胜禁
除非叫所有的风都改道
铃都摘掉 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崎岖低的风铃
丁宁丁宁咛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私人的名字

《白玉苦瓜》

似醒似睡,徐徐的柔光里
似悠悠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从安稳容在幼稚
一只苦瓜,不再是涩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
哪一年的歉收像一口要吸尽
古中国喂了又喂的乳浆
完美的圆腻啊酣然而饱
那触觉、不停向外膨胀
满盈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翘着当日的新颖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舆图
小时候不知道将它叠起
一任推开那无量无尽
硕大是记忆母亲,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沃腴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倒霉呢还是大幸这婴孩
钟整个海洋的爱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过,马蹄踩过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一丝伤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
犹带着后土依依的祝愿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熟着,一个自足的宇宙
丰满而不虞腐败,一只仙果
不产在仙山,产在人间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为你换胎的那手,那巧婉
千睇万睐将你引渡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一首歌,咏生命一经是瓜而苦
被永远引渡,结果而甘

《星之葬》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
夏斟得太满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
梦见唐宫
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梦见另一个夏夜
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杀绝
以及你的惊呼 我的回头
和片刻的愀然无语

《碧潭》

十六柄桂浆敲碎青琉璃
几则罗曼史躲在阳伞下
我的,没带来的,我的罗曼史
在河的下游
如果碧潭再玻璃些
就可以照我忧伤的侧影
如果蚱蜢舟再蚱蜢些
我的忧伤就灭顶

八点半。吊桥还未醒
暑假刚初步,夏正年轻
大二女生的笑声在水上飞
飞来蜻蜓,飞去蜻蜓
飞来你。如果你栖在我船尾
这小舟该多轻
这双浆该忆起
谁是西施,谁是范蠡

那就划去太湖,划去洞庭
听唐朝的猿啼
划去潺潺的天河
看你发,在神话里
就覆舟。也是美丽的交通失事了
你在此岸织你的锦
我在此岸弄我的笛
从上个七夕,到下个七夕

《永远,我等》

如果清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
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
我又何惧?当我爱时
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美

你的美无故地将我劈伤,今夏
只消伸臂,便有奇迹下降
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的下降
在我的掌心,莲的掌心

例如夏末的薄暮,面对满池清芬
面对静静自燃的灵魂
底细哪一朵,哪一朵会应允我
如果呼你的奶名?

只消池中还有,只消夏日还有
一瓣红艳,又何必和你见面?
莲是甄甄的奶名,莲即甄甄
一念甄甄,见莲即见人

只消心中还有,只消梦中还有
还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弥留
即满地残梗,即漫天残星,不死的
仍是莲的灵魂

永远,我等你分唇,启齿,吐那动词
凡爱过的,远不遗忘。反受过伤的
永远有创伤。我的伤痕
红得惊心,烙莲花形

编辑发动:虞鹰
Copyright 2007 By &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号 京公网安备